400-123-4567

新闻中心 分类
cq9电子在干旱荒漠里战友们如何种出最金贵的荒漠水果发布日期:2022-11-22 浏览次数:

  这时,脚下的沙砾也不再灼热。折磨他们一整天的酷暑被晚风吹散,纠缠着列兵和战友们的“敌人”就只剩下了疲惫。

  将要熄灯时,殿后的班长才回到宿舍。他变戏法一样,不知从哪里弄来十多根绿油油的黄瓜,兴奋地招呼大家:“快来,鲜嫩的黄瓜,祛暑解乏,一人一根。”

  列兵开始以为,班长是从隔壁厨房取的。他咬一口,鲜嫩脆香,觉出这和厨房放久的老黄瓜不是一个味,明显是刚从蔓上摘下来。

  列兵好奇得很,不明白在这个只养得活梭梭树的干旱荒漠里,怎能长出如此鲜嫩的黄瓜?他恨不得立马找到那块神秘之地探个究竟。

 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。班长当然知道他后一半想说啥,不等他说完,就冷冷地对他说:“先训练。”

  这天的训练和往常无异,列兵表现却格外出色。他虽接触新课目时间短,但悟性高,动作练得也快,完全看不出是老连队的新兵。

  列兵换装、洗漱完毕,趁着晚饭前准备看会儿书。他把书刚打开,就觉出一个影子移到身边。列兵抬头,看到站在他跟前的竟是班长。

  列兵以为班长是去取刀,心里疑惑,这是去看黄瓜又不是切黄瓜,干嘛去厨房。列兵虽犹豫,还是跟着进了厨房,却差点和班长迎面撞上。

  列兵扭头,看见洗漱池边装满水的两只铁桶。铁桶里的水是战友们洗漱完的废水经过滤后存下来的。铁桶上已经横着一根扁担。

  挑着两桶水走在沙地上真是艰难,落地时脚后跟陷在沙里,起脚又换成脚尖戳进沙里,才走出几十米,列兵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  班长似乎不是跟列兵走在同一条路上,他随着肩上的担子有节奏地一起一落,走起来让人感觉轻松又麻利,很快就把列兵甩在了身后。

  列兵看到,灯光下是四面残缺不全的土墙,铁丝对拉在土墙顶部,算是做了个屋顶,上面罩了一层塑料膜,像是一座简易的蔬菜大棚。

  班长说:“牧民以前都散居在荒漠里,为防风沙,建起干打垒的土房子,因为生活不便,后来又陆续都搬迁到了附近的镇里。”“牧民们搬走都几十年了,房子也大多荒废倒塌,这是仅存的残墙。”

  列兵看到,空间狭小的大棚里只有四行菜,每行约五六米,大概也就十来株。除了黄瓜外,还有一行西红柿,一行豇豆,一行茄子。

  在电筒的光照下,四行菜和它们的四行影子根挨着根,就像八队整装待命的士兵。

  列兵顿时紧张起来,不时看着脚下,就像他踩着的不是菜地,而是地雷阵。他也惊喜,在这干旱的荒漠里,竟真就长出了嫩绿的蔬菜。

  班长每浇一株菜的时候,都轻轻地捋起底部的叶子,让水恰到好处滴在根部,每株菜不多不少,正好一瓢水。就像一个公道正派的司务长在给士兵分配给养。浇完菜之后,班长又小心翼翼地理好根部的叶子。仿佛每一株菜都是襁褓中的婴儿,需要他无微不至的呵护。

  那一小片盖着白色塑料膜的蔬菜大棚早已不见了踪影,列兵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回头去望,仿佛那里藏着他心心念念的宝贝。CQ9电子

""